這個社會挺和諧嘛!

這是轉貼的:

別急著扶摔倒的人

盡 論 中 國 : 北 上   別 急 著 扶 摔 倒 的 人

如 果 你 北 上 深 圳 或 其 他 城 市 , 在 巴 士 站 看 到 一 個 婆 婆 摔 倒 在 地 , 善 良 的 你 , 第 一 反 應 也 許 是 去 扶 起 她 , 也 許 你 還 會 幫 她 聯 絡 家 人 , 甚 至 送 她 去 醫 院 。 但 是 , 很 遺 憾 , 這 可 能 讓 你 官 非 上 身 、 賠 錢 才 能 了 事 。

「 攙 扶 婆 婆 」 惹 官 非 要 賠 錢
江 蘇 省 南 京 市 鼓 樓 區 法 院 在 本 月 5 日 就 一 宗 索 償 案 件 的 判 決 , 令 輿 論 嘩 然 。 事 緣 一 個 婆 婆 今 年 7 月 狀 告 青 年 男 子 彭 宇 , 指 彭 去 年 11 月 在 巴 士 站 將 她 撞 倒 , 令 她 受 傷 , 因 此 索 償 10 多 萬 元 ; 彭 宇 辯 稱 當 時 上 前 攙 扶 婆 婆 是 出 於 好 心 , 也 有 目 擊 者 證 實 婆 婆 摔 倒 在 先 , 彭 下 車 在 後 , 確 是 做 好 事 。

但 是 法 院 的 判 詞 指 , 「 從 常 理 分 析 」 , 彭 宇 與 婆 婆 相 撞 的 可 能 性 較 大 , 因 此 判 決 彭 宇 須 負 責 四 成 的 醫 療 費 及 堂 費 , 合 共 約 4.6 萬 元 。 判 決 令 旁 聽 的 記 者 一 度 啞 口 無 言 , 只 是 靜 靜 地 將 話 筒 、 錄 音 機 遞 向 彭 宇 。 彭 宇 眼 眶 泛 紅 , 過 了 好 一 會 兒 才 說 : 「 我 要 找 說 理 的 地 方 。 」 目 擊 證 人 陳 先 生 則 對 著 鏡 頭 怒 吼 : 「 以 後 還 有 誰 敢 做 好 事 ! 」

男子稱扶摔倒老太反被告 被判賠4萬

我要找個說理的地方

判決結束後,彭宇一臉鬱悶地站在法院門口
  昨天,南京市鼓樓區法院對彭宇案做齣了一審判決,稱“彭宇自認,其是第一個下車的人,從常理分析,他與老太太相撞的可能性比較大”。裁定彭宇補償原告40%的損失,即45876元,10日內給付。
  判決書中還稱如果不是彭宇撞的老太太,他完全不用送她去醫院,而可以“自行離去”,“但彭宇未作此等選擇,他的行為顯然與情理相悖”。
  兩個月前庭審期間堅持“以後碰到這種事還會齣手相助”的彭宇,在昨天走齣法院大門時也沒有了當時的堅決,“再不會這麼衝動了,”他說。
  彭宇已因此失業
  昨天開庭前彭宇見到記者,他說自己為了這個案子已經丟了工作:“從7月6日最後一次開庭以來,我還一直沒有去上班。這個事情沒有了結之前,我沒有心思工作。一個星期之前,我正式辭去了工作。”
  彭宇和律師高式東對判決結果的預計都比較樂觀,“這個案子我覺得勝訴的可能性比較 大,因為僅從證據角度齣發,老太太並沒有充分的證據證明自己的觀點───是彭宇撞倒了她。”高式東說,“因為民事訴訟的原則就是這樣:誰主張、誰舉證。老 太太說是彭宇撞倒了她,那她就得拿齣充分的證據來證明,而不用彭宇找齣證據證明自己沒有撞。”
  但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法院用邏輯推理和分析的方法做齣了認定和判決。
  判決書:從常理分析……
  首當其衝的就是核心問題:彭宇和老太太到底有沒有相撞?
  鼓樓區法院認為,老太太是與彭宇相撞受傷。理由是:“根據日常生活經驗分析,老太太 (原文為“原告”)倒地的原因除了被他人的外力因素撞倒之外,還有絆倒或者滑倒等自身原因情形。但雙方在庭審中均未陳述存在老太太絆倒或滑倒等事實,故根 據本案現有證據,應著重分析老太太被撞倒之外力情形。”
  判決書繼續說:“人被外力撞倒後,一般首先會確定外力來源,辨認相撞之人;如果撞人 之人逃逸,作為被撞倒之人的第一反應,是呼救並請人幫忙阻止。本案事發地點是公共場所的公交站台,且事發時間是視線較好的上午,事故發生的過程非常短促, 故撞倒老太太的人不可能輕易逃逸。而根據彭宇自認,其是第一個下車的人,從常理分析,他與老太太相撞的可能性比較大。”
  法院認為,如果彭宇是見義勇為做好事,“更符合實際的做法是抓住撞倒原告的人,而不是好心相扶。”
  “如果被告是做好事,根據社會情理,在老太太的家人到達後,其完全可以說明事實經過並讓老太太的家人將她送到醫院,然後自行離開。但彭宇未作此等選擇,他的行為顯然與情理相悖,”判決書寫道。
  “如果不是他撞的,應該不會墊錢”
  在和老太太家人一起將老太太送到醫院後,彭宇曾掏齣了200多元錢給老太太的家人交醫藥費,彭宇的解釋是,“當時老太太家里人急著給老人看傷,又說沒帶錢。這樣我才把錢給了他們,他家里人當時還說要給我打欠條。”而現在這成了他有責任的證據之一。
  判決書作了這樣的表述:“在事發當天,彭宇曾給老太太200多元錢,且此後一直未要求老太太返還。關於彭宇給錢的原因雙方說法不一:老太太說是彭宇先行墊付的賠償款;彭宇認為是借款。”
  “彭宇和老太太素不相識,一般不會貿然借款。即便如彭宇所說是借款,在有承擔事故責 任之虞時,也應當請公交站台上無利害關係的其他人證明,或者向老太太家屬說明情況後索取借條或說明。但彭宇在本案中未存在上述情況,而且在老太太家人陪同 前往醫院的情況下,由他借錢給老太太的可能性不大。”
  “而如果撞傷了他人,則最符合情理的做法是先行墊付款項,”基於上述判斷,法院認為,可以認定這200多元錢並非借款,而是賠償款。
  雙方均無過錯
  “本案中,發生事故時,老太太在乘車過程中無法預見將與彭宇相撞;同時,彭宇在下車過程中因為視野受到限制,無法準確判斷車後門左右的情況,故對此次事故,彭宇和老太太均不具有過錯。”
  但沒過錯並不代表不負責任。判決書認為:“本案應根據公平原則合理分擔損失,本院酌定被告補償原告損失的40%較為適宜。被告彭宇在此判決生效的10日內一次性給付原告人民幣45876元;1870元的訴訟費由老太太承擔1170元,彭宇承擔700元。
  法官在宣讀完判決書後即刻離開法庭,彭宇也隨即被攝像機包圍。現場一片寂靜,眾記者在瞬間竟沒有人發問,隻是把目光和話筒遞向了埋著頭的彭宇。
  “意料之外,”高式東律師說了一句話後,便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彭宇還是一言不發,眼眶卻已開始泛紅。過了好一會兒,他低聲說:“我要找說理的地方。”
  高式東律師在被問到如何評價結果時,用了“沒有以事實為基礎”籠統作答。對於是否上訴,他表示將在與彭宇再行商議後決定。
  昨天下午,一直為此案齣庭作證、也是此案唯一證人的陳老先生依然齣現在旁聽席上。 “我之所以一直堅持作證到現在,完全是憑著自己的良心和當天我的親身經歷。”陳老先生在庭前說,他也希望今天能看到一個結果,還事實一個公道。但陳老先生 失望了,他的情緒甚至比彭宇更激動:“朋友們,”他大聲對著攝像機說,“以後還有誰敢做好事?”
  相關連接
  7月,南京的一位老太太將青年彭宇告上法庭,稱對方撞倒自己,要求其賠償十幾萬元的損失。彭宇則稱自己好心幫助那位老太太,將她扶起送她去醫院,卻反被誣。
  彭宇稱,2006年11月20日,他在公共汽車站好心扶一名跌倒在地的老人起來,並 送其去醫院檢查。不想,受傷的徐老太太及家人得知脛骨骨折,要花費數萬元醫藥費時,一口咬定是彭宇撞了人,要其承擔數萬元醫療費。被拒絕後,老人向鼓樓區 法院起訴,要求彭宇賠償各項損失13萬多元。
  7月以來,此案一直是當地最熱烈的網上話題,西祠衚同“南京零距離”一個論壇就有上百個帖子討論此事,網友幾乎一邊倒相信並支持彭宇,並感慨現在好人不好做。對於以後遇到有老人摔倒的情況是否上前救助,網上展開了激烈辯論。
  ■各方說法
  幫人還是撞人?
  彭宇版:我在做好事
  彭宇,南京一家通訊公司的技術人員。據《金陵晚報》早前報道,彭宇回憶說,去年11 月20日上午9點左右,坐83路公交車,在水西門廣場站下車。他第一個走下了車,看到一位老太太倒在離站台不遠的地方。齣於好心,他忙上前將其扶起。“我 也不知道這一扶,會惹齣這麼多麻煩來!”
  事發時,現場有一名50多歲的陳先生也過來幫忙,一起將老太太攙扶到路邊。見老太太的侄女、兒子相繼趕來,幫忙的陳先生就走了。
  當天上午,彭宇幫老太太及其家人叫了計程車,可老太的兒子提齣,怕忙不過來,問彭能不能一同去醫院。彭宇想了一下,同意了。當得知是脛骨骨折要花費幾萬元換人造股骨頭時,徐老太太一拍大腿對彭宇說:“小夥子,就是你撞的啊!”彭宇當時就蒙了。
  徐老太版:他撞了我
  而老太太對事實的陳述是另一個版本。據《現代快報》報道,徐老太稱,“我當時親眼看 到他撞到我的!”當時她在車站趕後面一輛83路公交車,從前面一輛車後門竄下來的彭將其撞倒。徐老太表示,“我們老兩口都有退休金和醫保,兒子在公安局工 作,不是說承擔不起醫藥費,隻是要討回一個公道。”經鑒定,徐老太的傷勢已經構成八級傷殘,僅醫藥費就花去了4萬餘元。
  今年1月4日,徐老太太向鼓樓區法院起訴,以彭宇將其撞倒在地致其受傷為由,要求賠償總計13.6萬餘元。
  媒體:老太太兒子是警察
  4月底,鼓樓區法院第一次開庭審理此案。奇怪的是,彭向承辦法官申請,向當時齣警的派齣所調取彭宇、陳先生及高老太的原始詢問筆錄時,派齣所卻以正在裝修為由,無法提供。後來更是聲稱筆錄遺失。老太太兒子剛好是警察,讓網友們不禁猜測,筆錄不知去向其中或有蹊蹺。
  江蘇電視台城市頻道《甲方乙方》節目曾拍到這樣一組鏡頭:當事的派齣所長說,“我至 少找了6次還是沒有找到,不過我拍了筆錄紙的照片,”並說,“我為了搞清事實才用手機拍了筆錄的。”當被追問到誰的手機拍的,所長拿齣手機說就是他的這部 手機。緊接著,彭宇當著所長的面調齣照片Exif資訊證明照片並非所長手機所攝。在記者的追問下,這位所長說齣了實情,照片是老人的兒子拍攝的。盧所長說 老人的兒子對他說是同行,他就把老太兒子的手機扣下了。
  目擊者:老太自己摔的
  據證人陳先生在今年7月6日第三次開庭時所做陳述,他看到的情況是:老太太手里拎著 保溫瓶,向第三輛公交車跑去。她跑到第二輛車的車尾時,不知為什麼就跌倒了。這時,他看到從第二輛車後門下車的彭宇走了幾步,上前幫忙,然後自己也上前幫 忙,並打電話叫老人的兒女過來,整個過程大約半個小時。
  徐老太太曾在法庭上稱不認識陳先生,當時不是他幫助的自己,陳先生非常氣憤,提齣自己當時曾用自己的手機幫老太太打電話,手機里有通話記錄可以證明。
  網友:好人做不得
  老太太的兒子是警察,派齣所不提供關鍵的證據,證人證明小夥子無辜,媒體採訪時老太 太態度傲慢,不停地有網友站齣來說自己好心幫忙被反咬一口的故事,所有這些綜合在一起,大部分網友認定彭宇是好心沒好報,無辜受害,對他充滿了同情。案件 宣判後,在西祠、凱迪等網上論壇,都有網友號召給彭宇捐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