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向西村上春樹]東莞的森林

一章一節

“去東莞”
“四十五塊”
從票務員的櫃位拿了單程火車票
心裏又再一次緊張起來
正如我一個朋友所說
試了一次莞式桑拿
你建立了二十多年的價值觀
會在打一兩次冷震的剎那間
完全地崩潰
我沒有打算懷疑他的說法
所以我知道這張和諧號車票
或許是一條不歸路的入場卷

這星期天氣很冷
今天晚上亦不例外
雖已身穿一件黑色長褸
但在侯車月台亦感到一陣入骨的寒意
在英國留學時
氣溫會降至零度或以下
但也不及這種不斷令我把外衣拉起遮掩面額的冷意
不肯定別人所說廣東的風是否比較濕寒
但感到冰冷
可能是自己心虛所致

自己之所以那麼緊張重視
很簡單
因為本人不是什麼食女王
我屌過的西的數目
三隻手指數得晒
在這種情況下
我知道我享受過的西的數量
將在幾個小時內由三變成四
以小數點後兩個位計算
大大上升33.33%
如果我是一隻深圳A股
已經足夠漲停板
所以你話唔撚緊張興奮就假

還在月台侯車的我
面上感受到有雨粉撲來
一月的廣東省
比較少機會下雨
此場冬至過後的冷雨
總覺得是老天對我太失望而落下的淚
恍惚在哭著質問我 “你還要去嗎?”
此時列車到站
我呼出一婁煙
再把一根吸剩的純薄萬
輕輕丟在地下
踩一踩煙蒂
揮一揮衣袖
頭也不回走入和諧號車廂

一章二節

廣深和諧號是有劃位的
我很有印象我的座位編號是30A
一個不太吉利的編號
如果座位可以彈鐘的話
我會毫不遲疑地呼喚經理
當然,我沒有那樣做

第一次坐和諧號
感覺跟英國的CrossCountry Trains很像
不過國產的更寬敞
腳可以伸得很直
來回車廂的女職員
也比想像中好看
原來我也幾客觀
對國貨沒有偏見

週三晚的火車上
雖然人不太多
但坐下不夠半分鐘
就有一個頗肥胖的中年男人
坐了30C的位置
就是跟我一位之隔

他身穿一件有車路士隊徵的厚厚外套
手上拿著一部ipad
不用細想
就明顯意識到他也是香港人
也很有可能是跟我一樣去東莞叫雞的香港人
週三傍晚七點
向著東莞方向進發
難道他會去書城嗎?
這又令我聯想到日均運送十萬四千人次的廣深鐵路
到底當中有幾多人係為了屌西已乘坐和諧號?
如果只有1%
其實已經有一千四十人
足足需要兩班和諧號列車
才能足夠一次過載所有乘客去叫雞
想起也覺得壯觀

我把張五常的<>翻了幾頁
卻發覺沒有心情細看
原因有二
因為我不想看了一個經濟學家的遊記後
影響了自己遠行的思緒
而且
我驚覺自己原來正在坐倒頭車
有點想吐

40分鐘車程
有點百無聊賴
已經入黑
沒有什麼風景可欣賞可言
望出窗外
只能看到我旁邊那個肥佬的反光倒影

他依然玩弄著他的ipad
表情得意洋洋的在玩推銀仔
我覺得我窮一生思索
也不會明白推銀仔這隻柒撚遊戲有什麼好玩
他撥動金幣時
時以食指或中指交錯拉動
以他的身軀來說相當敏捷
也不敢令我想到
他一會兒之後
又會以這種手勢來撥弄桑拿小姐或仁K小姐的外陰嗎?
但我知自己想多了
在坐倒頭車期間
看肥仔推銀仔或幻想他推車
也不是一個good idea
的確令我有點想吐

這事亦令我想起動畫大師宮崎駿亦曾炮轟日本的年輕都市人
太沉迷ipad
他在火車上看到乘客摸弄ipad
覺得極像自瀆
當時覺得呢個老野咁講野係咪忽撚左
我現在終於明白是什麼意思了
對不起啊,宮崎駿老師

一章三節

在想吐的時候
想一些美滿的事情
會好過一點
而且在這故事的第一章完結前
也沒有什麼甜東西看
你地班高登仔唔會讓我好過

那時腦海中滿是手指跟外陰
我就想起我的初戀情人
她本身是純純的
但一起了兩年之後
已經互相調較得不錯
中五grad din
她穿了黑色連身短裙
當時不算很流行
但也著了高登仔們最愛的黑絲
剛好那天晚上她家中沒有人
唱K過後
很多男性朋友葡萄地目送我跟她回家
兩小時內跟她做了兩次
之後抱著她看了X’mas錯過了的<>
一直看到零晨四五時
然後她又嚷著要多一次
但我很坦白
告訴她我已經根疲力盡
她沒有強迫我
只穿著內褲赤裸上身的她
又再一次拉下自己的黑色綿質內褲到大腿
然後用自己的手指把陰唇搓來搓去反來反去
發出唔唔的低吟聲
其實她很想深入一點
我覺得她只是害羞已沒有把手指插去去
她是阿仙奴球迷
情迷皮利斯
想不到她連自慰也很有阿仙奴的味道
不斷在禁區外圍猶豫地猜來猜去

這個情境我看多兩分鐘
碌野不期然又再一次硬起來
然後她很滿足
因為不用麻煩自己的手指了
我覺得我是巴迪斯圖達 (那年他好像還未退休)
一有傳送就猛烈炮轟

事過境遷
過了多年
不知她喜愛的那塊陰唇
是不是像明朝的農民起義一樣
多年間反完再反
反了就給鎮壓
究竟有多少MK仔鎮壓過她呢?

想著無謂的東西
時間過得特別快
車廂廣播告知乘客
下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東莞
我拿出我的生活態度4
準備撥出兩個重要的電話

二章一節

前文講到我需要打出兩個重要電話
第一個就係我在英國時相識的香港同學
James
但不是那個 “Come On! James”
雖然一樣不太成熟
也喜歡九寨溝
但我的同學
樣子身型不錯
亦有些少家底
屋企在廣州亦有個小型污料處理廠生意(唔好問我,我都唔知乜尻野黎)
我約了他大約八時在東莞站等
致電給他想知道他會不會爽約或遲到
結果他竟然告訴我
他七點半已經到了

我屌!
兩三年前
我跟他相約到法國南部旅行
我不是很富有
只是因為看到budget airline機票真的很便宜
而再節衣宿食去旅行
約他中午十二點在birmingham的機場等
他竟然遲到趕不及來
而自行扲多千尻幾蚊港幣出倫敦坐Eurostar火車出法國

如今呢條仆街去東莞叫雞佢竟然早到半粒鐘!
Come on! James!可不可以成熟一點呢??

我無記錯的話
Super Freakonomics一書中
提及到一個研究
講述動物員教導猩猩關於金錢的概念之後
竟然出現動物史上第一個賣淫個案
母猩猩竟然為了得到更多金錢去買生果
而出賣自己的肉體以很多雄姓猩猩

女人為了金錢而出賣自己的靈魂
男人亦不顧一切付出自己的金錢時間做人宗旨而為的是屌一個正西
正如James可以早到半個鐘到東莞

我家中的倉鼠很懶訓
朝早上班前永遠看見牠訓得正甜
如果我跟她說每天七時正起床
我就會買一隻倉鼠女給他日扑夜扑
我覺得牠每朝會六點半起定身
而且跟我說早晨

二章二節

得悉James叫雞準時我也很安慰
我便撥打出第二個重要電話
就是打給阿澤
阿澤是華盛頓桑拿中心(假名,自己估)的一位經理
號碼是我朋友留下給我的
(就是告訴我什麼莞式桑拿會令價值觀崩壞那位朋友)
阿澤原來能操廣東話
他說Shuttle Bus會在十分鐘後安排給我

步出東莞車站門口
很大很空曠
所以感覺空盪盪
人流疏落
風亦比香港深圳大得多
比起香港的熱鬧
實在差得遠
但也許東莞最熱鬧繁盛的地方
並不是室外

如果計從香港以北出發及陸路來說
這片土地
是我到過最遠的地方
山長水遠為的就是到這個邪惡之地
我覺得我是魔戒的哈比人佛來多
必須要將魔戒送到末日火山上
如果我是佛來多
James就是經驗豐富法力無邊的甘道夫
不過甘道夫最近很忙
身處大陸
沒有時間及不懂翻牆看香港的包膠論壇
所以今次算是由我作少許統籌

而我亦在東莞火車站正門看到甘道夫了

“好耐無見喇Frankie”
對,我忘記了說
我有一個很普通的名字
Frankie

我冷笑一聲道
“上年我地講下次見面就會o向東莞, 原來無亂up”
寒暄了幾句意義不大的話
他便跟我到路口找那架五分鐘從東莞直達華盛頓的小巴
而且是免費的
小巴不難找
離遠已經看見一架車身寫者“華盛頓桑拿中心”的灰色大陸小巴準備泊車
車身Banner之大絕對驚死唔知你去叫雞

途左經過幾間港式茶餐廳小店
走多數步
已到小巴旁邊
而剛好有位香港人拉開車門準備下車
他下車之時
跟我有半秒的眼神接觸
那記眼神
我久久不能忘記

我從紀錄片中曾經看過這種眼神
二次大戰中途島戰役時
日本南雲艦隊大敗於美軍
成為戰事的轉捩點
此役勝利的美軍
有些回到駐澳洲的美軍基地
他們凱旋回歸基地當日
大批美軍同僚在岸邊等候著戰勝仗的伙伴
他們有很多都會接替海軍的崗位
而戰艦甲板上的勝利軍人
就是以這種眼神
望著準備接替自己的伙伴
那是一種彼累但滿足
而同時間充滿信心地向對方寄以重任的眼神

他的眼神
使我深深明白到上這一架小巴
不是為了屌西咁簡單
很多謝他
那一刻很想對這位師兄行一個軍人禮致敬

二章三節

“怕不怕唔夠女,同其他人爭餐死”?
“如果有公安會點,禁多少少錢用黎收買公安會唔會好D?”
我瞼色比較緊張
而且畢竟是第一次到這種地方
難免會發問一些菜鳥問題
令到James有些不耐煩
但作為為戰友的他
他算很耐心地解答我的疑問

他說我們有的是時間
漫漫長夜
就算第一輪沒有合我們胃口的囡囡
可以先吃個飯
再去選囡囡
然後吃囡囡
再不合心水的話
可以再吃宵夜
然後回去再選囡囡
吃囡囡
原來James也有英明的時候
以時間換取空間
的確是不錯的方案

而且他認為各花入各眼
他告訴我如果看見其他客人選了一些嚇撚死人的豬西
不要偷笑
他見過這種情況太多次了

至於公安
他安慰我說公安嚴打只是一個都市傳說
他們也要沾油水賺外快
嚴打掃黃是用來做給省政府看的面子工程
因此絕對不會打擾多港人的一些大場生意
他看了多年141討論區
從來未看過一個包膠是關於拘留所的

“你過來玩, Zeta不知道嗎?”
James問道
“Zeta已經不是那一個Zeta, 而我在羅湖入境管制站出境後,已經是一個全新的我”
我知我的答案憂愁之中帶一點玄
James 呆了一呆
露出一個唔撚想理我的神色

大約五至十分鐘車程中
看得出東莞真的不算繁盛
到處也是比較矮小的平房
用小鎮來形容
也應該沒錯
沿途看見最五光十色的地方
全都是按摩場,足浴場,酒店,桑拿,KTV
每經過一間
James都指手劃腳地簡介一翻

其實車子只是轉了不多過四個彎
就已到達華盛頓
司機把車泊在正門
告訴我怎樣進去及上那一層
我輕輕說了一聲”謝”
把小巴車門手柄一拉
告訴自己不應緊張
與James昂然地下車

二章四節

我跟James上了四樓
大堂接待小姐問我們先否已經預約了
我說我們已經跟阿澤約好
原來阿澤也站在接待處
阿澤沒什麼特別
就是一個樣子挺和善的廣東人

跟阿澤打了招呼後他便開始介紹這個桑拿中心
原來晚上那個時間
剛好有一個叫百花齊放的活動
就是指沒有上鐘的囡囡
都會全部坐著在一個大堂中
像超市的貨物一樣
給人自由地選購

我聽到”百花齊放”四字
突然興奮了起來
大聲拍了一下掌
然後道 “
不就是毛澤東於五十年代的主張嗎?
他提倡在文學藝術工作和科學研究工作中有獨立思考的自由
有辯論的自由
有創作和批評的自由
有發表自己的意見
堅持自己的意見和保留自己的意見的自由
基於這些自由的理念下
能夠給予客人一個自由自在的場合來選用技師實在是太完美的安排!
而且“華盛頓”三字能夠帶給客人一種有美國自由意識流的symbolic meaning
你們的branding strategy真係太令人拍案叫絕了!!”

澤經理好像臉有難色地簡單回答我
“是..是..對的”
而James繼續沒有理會我

在走廊轉了一個彎
便到了百花齊放的大堂
巨型U字形沙發
坐著了大約三十名技師
由於有些緊張
沒有仔細地看清楚他們的面孔
但看到他們有些穿黑色see through連身長裙
有幾個著水手裝及豹紋tube top
有兩個著我喜愛的空姐裝
亦好像有幾個穿著啦啦隊裝的
簡單來說
他們的制服沒有一個很劃一的tone或Pattern

澤經理提示我們可以坐定定
飲返杯野慢慢選
於是便帶我們坐一張細小的沙發
沙發其實就是跟小姐們的大沙發以十多呎的距離面向著
起初很不自在
因為我跟James比那些叔父輩客人來說較年輕
所有小姐的眼神都投射於我們身上
我差不多一整分鐘
還未能直視她們
我決定再點起一根純薄萬
我呼出絲絲的煙圈
隔著我們交投的視線
我看的東西
驟眼間變得像霧又像煙
迷離的感覺
終於令我可以安然地細看她們一個個的面孔

看了良久
我的分析是豹紋tube top的絕不可食用
不知是否偏見
總覺得豹紋提不起我的性慾
經常認為只有沒有taste的MK妹才會穿著
如果硬要我扑豹紋妹
我會不太好受
像扑聰明笨伯一樣

我還未仔細看清全局之際
我朋友James竟然跟經理預留一個號碼!

二章五節

我能夠成功直視技師們後大約一分鐘
其實看見有兩三個樣子是比較標緻
但我又未能確定
因為我怕走近他們
而且小姐們的妝亦相當濃厚

“阿澤呀,幫我留住106號先啦”
原來James要留是106號小姐

那些小姐每人都拿著一個紅色很膠的小手袋
裏面裝著的應該就是他用來服務客人的百寶
而手袋的側面就是個號碼牌

我立即再次打量我覺得算是不錯的技師
看看James看中的106號是那一位
我認真的看
發現James沒有看中我的心水
我立刻放心頭大石
因為我們應該不用爭
但奇怪的是
我連續看多十多個牌
也看不到106號

最後
我的視線落於沙發最右側的那一位小姐
原來她就是106號

由於他們坐的是U字沙發
最右側其實離我們很近
所以我看得很清很透
我很清很透地看到
她一雙腳是有清晰無比的腳毛

腳毛我可以當James看不到
但他沒有可能留意到
她的一條比我還粗的腰
還有咀角上的汗毛

我想起James的一席話
“各花入各眼,不要取笑要了豬西的客人”
我萬萬想不到
品味獨特的就是我的戰友
錯了
是我錯了
我忘記了他原本就是這種人
我憶起在英國讀書的時候
他吃了一個身型只是比中國女排運動員王一梅細一個size的北京妹
那個北京妹的老爸很有錢
有一兩棟酒店
但James人極好
他沒有貪過北京妹的一分一毫
又不覺她太胖
他說過他很愛那條北京妹的厚肉的質感
我很欣賞James的敢言
以及不偏食的習慣
我沒有偷笑他
反而當時有點擔他會不會有一晚給王一梅責撚死呢?

那個時候
我突然想打電話給我香港另一位朋友
因為我那位朋友是做電視台的
他有次問我一些關於節目題材的意見
我想告訴他我現在有一個好題材了

其實可以應該參考Discovery Channel的王牌節目
Man Vs Wild
可能不少人都看過
其中有幾集節目
講述主持Bear Grylls 介紹如何選擇生食野外各種奇珍異獸
以致能在沒有正常食物的情況下生存
大肉虫, 蜘蛛, 生班馬肉, 死駱駝剩下的胃液,大象糞便渣中液體都是Bear Grylls的佳餚
什麼也可以放入口
而我最喜愛就是他的食評
永遠都是擺出一個只是有少許痛苦的表情
然後道 “啊..很難吃, 但很有營養, 可以拿到XX卡路里的熱量,在森林裏沒有東西吃也要非吃這個保命不可”

我很想找James拍一套港版的 Man Vs Wild
講述James如何在沒有正常女人給他屌的情況下
到中國各省份找來燕瘦環肥沒人要的異性大幹特幹
然後對著鏡頭說
“啊…很難吃, 但起碼都有個西, 而且豬西都係肉, 好過去自瀆, 尻痕起上黎家燕姐其實都唔錯”

二章六節

“ 如果我留左呢條女,一陣可唔可以再換 ”
James向澤經理問道
澤經理說我們可以先吃個晚飯
轉頭回來再選一輪
不過之後就沒有”百花齊放”的活動
他只能把一批一批小姐叫入房
在客房內選

很欣賞澤經理的提議
因為他知道我們會留宿一晚
所以不用趕
有的是時間

而我對James的問題有些看法
樂觀的想法是James原來不是對106號完全地滿意
他之後可能會選一個合乎大眾價值觀的標準女性
但亦有機會是另一個惡夢的開始

這不是擔心朋友品味的時候
我應該緊張自己還沒有心頭好才對
於是我繼續檢閱那些技師
澤經理知道我還未有心水
便向我再翻介紹
“ 黑色長裙個堆就高D,起碼米七高,600$啦,
而右邊空姐裝個D,就$400 OK”

聽到這番說話
我內心很難受
原來那些身型比較嬌小的女生
只用四百大完而已
人本該平等
但為何社會上偏偏會出現各式各樣的歧視?
為何中國不能與國際人權法接軌呢?

技師們本身已經從事厭惡性行業
每天幫人口爆,波推,毒龍鑽,比人屌
間中還要應付口臭, 成身毒瘡, 陽巨大還唔肯射, 要求多多的客人
試想想
如果他們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女兒原來做雞
不特止
原來村口陳阿九做雞的女兒
因為生高五哩米
所以收入左高出一半
他們會有可感覺?
自己的女兒被人幹一萬八千次
才能衣錦還鄉
而陳阿九的女兒
原來只需被幹一萬二千次
世界果然有太多的不公平

我想起連勝文中槍後
連戰說的一番話
“ 子彈打在兒子身上, 但痛在父母心裡”
其實這些小姐更慘情千倍
每天被飛機打中
還要裝作很爽的樣子

想到這裏
我的眼淚已在眼框裏打轉
原來我是那麼的多愁善感
如果真的有前世今生
我前世應該是宋初的人
唐詩受格律限制
詩人無法釋放自己的情感
但宋初就不同了
趙匡胤改朝換代後
社會開放
人民感情豐富
那個年代的人最懂得抒發自己的感受
還有
原來宋朝立國於公元960年
我想我很有可能是一個生於980年左右的人
也是一個80後

二章七節

這不是扮耶穌憐忟世人的時候
我收拾心情
忍著將湧出的淚水
希望把正經事完成

環顧大廳
其實正正面向著我的94號還算很不錯
穿著低胸的水手裝
擁有比玉龍雪山的峽谷還深的乳溝
而且還露出整個北半球
香港及東莞也位於赤度以北
為何在香港平常看不到北半球呢?

正當我在思索這是涉及地理問題還是種族問題時
我終於看到最令我眼前一亮的一位技師
瓜子口臉
腳長長
腰似乎亦很幼
整體感覺大七至八成似周麗淇
周麗淇的真人我在九龍城某甜品鋪見過一次
我完全不介意女性化妝
可惜她那晚化的妝
比做大戲還厚
非常嚇人
所以單以面孔來說
這個山寨的其實很合我胃口
我想她很有可能就是會跟我交合的第四個女人

她似乎剛接完客下鐘
走向U形沙發的她步速很慢調斯理
不過剛好有位客人擋著我的視線
我要側身探頭才能見到她手袋的號碼
這個動作很大
差點害我失去平衡跌在地上

原來她是211號

坐在沙發右面的211號
沒有面向客人
也沒有看過客人一眼
有位客人似乎也對她有興趣
吩咐另一位經理命令她站起來看看
她目無表情的站起來
然後不到10秒
也目無表情的坐下
沒有看過所有人一眼

那到底211號在看什麼呢?
她是直望的
她面向對面那堆小姐坐
但從她的眼神的角度看
並不是看著她的同事
而似乎是輕微去上投射
那麼她看著的
就是一幅白色的牆

其實定神望著一幅白牆
是很高難度的
因為沒有焦點
你一定會鬥雞

可是她看得無比的自然

一個流落風塵的女子
卻無視塵世的目光
這種冷漠但孤高脫俗
不食人間煙火的情操
我只有見過一次
就是住了十幾年活死人墓的小龍女
那一刻我很想問澤經理
全套的莞式服務
其實包不包括練習絕門內功玉女心經的?

澤經理剛巧上了厠所
我決定問James的意見
“ 估唔到東莞都有咁清麗脫俗的女,你睇睇佢,真係完全不食人間煙火…..”
話未說完
James有點不耐煩地插嘴
“人間煙火都唔食,唔通佢會食你條蕉咩?

他倒也沒錯
James不是為反駁而反駁
來到東莞
找服務好一點的女其實是應該的
除非神雕是黃易寫的
那麼它的世界觀可能會局限於廣東一帶
武林人物除了懂武功外
還通曉全套莞式服務
小龍女原來識倚天毒龍鑽
那麼我就會毫不猶豫
捉眼前的211號小龍女去閉關練功

但無什麼好選擇下
我還是先把211號留位

James其實已餓了很久
我們決定先暫別桑拿
吃個晚飯

二章八節

在華盛頓桑拿的斜對面
就是一間港式茶餐廳
此店雖然經營於大陸
但裝修比香港的茶餐廳還要企理很多

我跟James坐在近窗邊一角的卡座
眼看四周圍
多以男性為主
James說夜晚十一點過後
就看到很多小姐跟著男人走進內
他們全都是唱完淫K
準備上房
或者是已經上完房
落黎一齊回氣
再上房

那時未夠十時
所以好像看不見出鐘的K女

侍應拿了兩個餐牌過來
餐廳不提供什麼常餐或set dinner
但食物大致跟香港差不多
望著餐牌大約一分鐘
還是未有什麼心水
因為餐牌的食物種類實在太多
跟桑拿一樣
選擇多了
自然要求多了
選定後
總會心大心細
人就是這麼的犯賤

James提議先叫兩支啤酒
我問他這裏會不會有Hogaarden
他回應了我一句 “你都痴尻線”
我不太滿意他的答案
如果他覺得這裡不可能有Hogaarden
說一聲 “無” 就可以了
比較簡單清楚

James叫了兩支青島

那個時候
我突然聽到一首熟悉的音樂
但這首音樂我好像已沒有聽過一陣子
是什麼歌呢?
對!是Music & Lyrics的主題曲”Way Back Into Love”
我心裏立時一寒
因為只有Zeta打來才會響起這首電話聆聲

她喜歡曉治格蘭
Music & Lyric是我們入場看的第一部戲
所以她很喜戲這部電影及這首主題曲

其實Zeta已有一個多月沒有打過來
我很想淡忘這個飄忽的女人
她卻偏偏在這個時候打來
我應不應該聽電話?

電話繼續響
我想起她
我思緒就一片空白迷汒
腦海根本不能有系統有邏輯地思考
做不了決定

此時不識趣的侍應走過來
說雞煲last order
要不要落單

充滿思慮的我被人干擾
更加不能集中

什麼雞煲!?
好撚煩啊
為何大陸叫雞的地方總是出名食雞煲
向西又有雞煲
常平又有雞煲
長安又有雞煲
厚街又有雞煲
樟木頭又有雞煲

我繼續想
究竟有雞竇先
有雞煲先
還是有雞蟲先?

科學家花錢研究有雞先還是有蛋先
簡直多撚餘
知道有蛋先
那又如何?
能夠促進社會繁榮嗎?
如果有識之仕
花資源研究有雞竇,雞煲,還是雞蟲先這個問題上
卻有意義得多
起碼若果查明原來是有雞煲才有雞竇
中共立法禁止市民進食雞煲就可以打擊黃色市業了

我想漏了一個重點
大陸食物的原材料往往令人意想不到
其實雞煲內的雞
會不會是桑拿,KTV,或者酒店裏面的雞呢?
就以James Mark了的那隻雞為例
她放在雞煲內供食用相信較為美味

我的腦究竟裝什麼?
我不是要考慮聽不聽電話嗎?

時間過得很慢
電話還是在響

我心中又亂起來
曉治格蘭你可以收聲未?
唔好咁得戚咁開心係度唱歌
不要忘記你也是條死雞蟲

我跟曉治格蘭兩條雞蟲原來惺惺相惜
他好像明白我
真的收聲了
而我最終沒有聽這個電話
心稍為定了下來

這時侍應拿兩支青島過來
並倒於杯中

“我望住杯入面黃色既啤酒
我望唔透
我望唔清究竟呢個世界仲有幾多野我係掌握到
我好迷茫”

原來火腩飯潮文所言甚是

二章九節

我拿著酒
倚在卡座旁的窗呆呆的在想
她致電給我所為何事?
跟她相處時
一幕幕的片段又再浮起來

情何限
處處銷魂
故人不見
舊曲重聞

蘇軾的詞真好

我的確很想念她
她的電話或會影響我的雅興及心情
但至於去與留的決定
就很難說

理智與感情之間
我應該會選擇前者

從鴨利洲的老家
花了一百零五分鐘到羅湖
再用四十分鐘到常平
mark了條女
跟著什麼也不做
拍拍屁股走人
對不起
我做不到

價值六百億的高鐵通車後
大大縮短從香港到廣州及東莞一帶的時間
會否方便到更多像我一樣的人去臨崖勒馬呢?
如果可以
六百億倒也花得值

我沒有吃雞煲
我跟James只叫了兩碗餐蛋面
看看手錶
原來還有四十五分鐘就到我們的留房時間

我們決定離開餐廳
返回桑拿中心
作最後一次的技師檢閱

走過大街
抬頭望向華盛頓桑拿的霓紅燈
在漆黑的夜空下
恍惚只有它照耀整個大地
如果自由神像能夠代表美國
那麼同時象徵著自由精神的華盛頓桑拿中心
就是東莞的地標吧

二章十節

晚上十一時後入房
可免過夜房費
這是東莞各桑拿的慣常模式
只用四五百塊
就有地方宿一宵

這個鐘數
“百花齊放”結束
客人已不能夠隨意地在大廳選用技師

在接待處的澤經理吩咐我們入客房
等候小姐入來給我們過目
但數量會比之前看的少
如果還是對第一批的小姐不滿意
他說會盡量更換幾位給我們再檢視

我提議澤經理
其實可以把這個基制名為 “大嗚大放”
“百花齊放”推行一年後
整風運動鼓勵群眾給共產黨和政府提供意見
表達不滿或建議改進
那個時期稱為“大嗚大放”
這就跟客人不滿時可以彈鐘
同出一轍
群眾就是客人
共產黨等如桑拿
“澤經理, 你說對不對?”
澤經理聽後好像有點惶恐失措
我才記起不可以拿偉大的共產黨來開玩笑

言歸正傳
現在我跟James最大的優勢是
已經選定了大家認為不錯的技師
我有小龍女
他有大豬西
只是再看多一輪看看有沒有更好的選擇罷了

兜兜轉轉
經過兩三條走廊
終於入到一間空的客房
我沒有看清浴室
但房的格局跟一般酒店無異
面積有大陸四星的級數
King size bed, LCD TV
書枱等一一俱備

澤經理指示我跟James可以先坐在床上
等候小姐進來
其實我對這個安排很不滿
兩個男人老狗坐在床上
場面相當尷尬
但沒有其他辦法下
只好坐在最遠端
近書枱那邊的床角
盡量跟James保持距離

澤經理用他的對講機
呼喚了第一批小姐入來
不到兩分鐘
一隊排列整齊
為數七至八人的桑拿技師走進房間
他們在房間內立正
背靠床尾對著的那幅牆
面向我跟James

坐在床邊的我
跟他們的距離
只有不足四呎

在東莞當小姐
就算樣貌不可取
身材總不會太差
不經常接觸女性的我
看著他們暴露的衣著
凶猛的身形
近距離的壓迫感
差不多使我窒息
令我有點反胃及想吐
我沒有把頭認真地抬起
因為他們入來時我已把他們全身一一輕輕打量過
還是沒有一個比小龍女更好

他們質素上還算可以的
但James竟然沒有動靜
似乎他對豬西從一而終

情況很簡單
我們決定彈鐘
不過已經差不多十一時半
留房時間已到
澤經理說這是最後一個機會
他打發了剛才那組小姐離開
然後利用對講機作最後一次的呼喚

剛才的壓迫感
加上知道這是last chance
我已充滿焦慮緊張的情緒
於是又再點起一根煙來

邊抽邊等
坐立不安的我東張西望
我看到書枱上原來有一面鏡
而我從鏡中看到了自己
一個準備召妓的我

這個構圖及意境
實在太似曾相識

對!我看到的不是自己
而是電影阿飛正傳最後一幕中的梁朝偉
床頭燈以45度角打落我右邊的臉上
使我的面容呈左右兩邊陰陽色
極盡電影感
再加上在床邊抽著煙 蹺著腳的動作
視覺上跟本與電影中的梁朝偉無異

那一個經典鏡頭其實為第二集鋪下的伏線
可惜王家衞沒有把第二集拍出來
梁朝偉飾演的是一個賭徒
那段就是講述他準備出門賭錢的情節
而我就是一個即將召妓的嫖客
我跟梁朝偉同樣也是準備幹著冒險及違背社會道德的事情

有看過這部電影的人
也會覺得這一幕的梁朝偉帥氣無比
是男人的極致
當我知道
原來我也可以有幾分像他
我的自信心立時去到人生的頂峰

此時
最後一批的技師終於走進來
這一次
我完全沒有膽怯
更加以30度側身
瀟灑自然
倜儻不羈的姿態及眼神
望著他們每一位的每一吋部位

我終於找到了她

白裏透紅的皮膚
明麗動人的雙眼
還有離遠幾呎看著已經覺得很香的長髮
無論身形及樣貌
她都是完全地複製十五年前的楊采妮
即是 “不會哭於你面前” 那一個

那時是多麼美好的九十年代
儲Yes Card
睇閃電傳真機
用錢買唱片
去荔園
而且對女人胴體開始產生興趣的年代

沒有想過
一間桑拿中心
竟然可以把Retro marketing發揮得那麼淋漓盡致
“using the past to sell the present”
不是將一部相機加個啡色皮套
或者一條牛仔褲磨爛些少就成事的
最重要的是 “evoke an emotional response from your golden age”
一個國產的楊采妮
足以證明中國的營銷策略絕對不下於資本主義國家

在我幻想中
阿飛正傳二的梁朝偉
應該是不多話的
所以我沒有開口
只以眼神跟澤經理示意
告訴他我已作了決定
澤經理明白我的意思
很合作地點了一下頭表示成事

楊采妮望向著我
她知道自己
今晚將會是屬於我的

三章一節

挑選完畢
所有技師先行離開

終於選擇到真正心儀的技師
心定了下來
卻因為期待而引起了焦急

澤經理原來把房間已經分配好
他派人帶我到七十四號房
而James則會在大堂附近的十二號房

我跟James在走廊準備分道揚鑣
臨別一刻
他故意望了我一眼
樣子感觸
像送別一個要遠行的朋友
我明白他想什麼
因為他知道他下一次看見我
我己是一個迵然不同的Frankie
一個已經屌過四個西的成熟男人

如果他是王維
一定會吟
“勸君更盡一杯酒
西出陽關無故人”

小職員把我送到房間
原來真正的房間跟之前的客房分別很大
我從未看過如此巨型的浴室
除了基本的馬桶洗手盤
原來還有蒸氣桑拿
當然更有傳說中的水床

我把浴室看得一清二楚
是因為整個浴室的外牆是用玻璃包圍
玻璃的使用
打破空間與空間的界限
浴室與臥室之間互相清晰地看見
但他們本身的定位卻變得更模糊

小職員把門關上
並說技師幾分鐘內就會到房

我除下長褸扔在床上
默默地坐在床邊
沒有想過開著電視
希望享受還有片刻的寧靜

我在想我應該以什麼的身份及面目示人
James平常正經
但他叫雞經驗豐富
幾乎每次都採取主攻
技師一入來就想辦法把她立刻壓在床上
想她感受到自己是一個要求高而且身經百戰的客人
才不會偷工減料
馬馬虎虎了事

我覺得他的想法不錯
可是新手採取這個策略肯定錯漏百出
我還是希望被動一點
讓技師自由發揮
提供到有他們自己個性的服務

我聽到兩下敲門聲
她終於來了

我施施然走到房門
裝作是一個不著急的客人
我把門慢慢打開
可能動作真的太綬慢
她已等不及地把頭先探進內

她無被掉包
我看到的依然是那個楊采妮

“先生你好”

非常普通的開場白
但她說的同時面帶笑容
雖不是燦爛得像初春的白玉蘭
但她微微一笑
我完全感覺不到刻意及死板
比起香港板前元氣味千
那些機械式員工呼喝出”irassyaimase”好出百倍

她拿著她的小紅手袋進來
穿的是一條黑色吊帶低胸短裙
經過我身旁的時候
我看到她的身材很不錯
胸脯不是大得誇張那種
但已足夠將連身裙上身的剪裁飽滿地承托起來
清楚見到隆起的曲線
還有裙胸口中間部份因太緊迫而出現的褶痕
香港很多女性都喜歡穿這類型的裙
但穿起上來
上半身總跟她們的腦袋一樣沒有裝著什麼

以經驗主義來觀察
用客觀數字來表達
她是33C

“你好像還未空調呢”

很久未聽過”空調”這個term
一時間不習慣國語
未及反應
她己比我先行一步
走到臥室的床邊

“為什麼把外套放在床上啊?
我們有衣櫃呢”

她很體貼
亦似乎需要一張整齊的床來服侍客人
可能我把大衣放得太遠
她要俯身才能將之拿起

她的連身裙很短
使這個動作太誘人
我隱約好像看到她的黑色內褲邊
但這個時候看內褲的人不會有什麼品味
因為吸引到我目光的是她一整雙腳
從大腿到小腿
都很直很修長
穿著起高跟鞋上來實在太好看
她算嬌小
大約162CM高
但她的一雙腿應該有39-40吋長
一吋等如2.54cm
她的腿即是大約有100CM長
如果她身高腿長的比例是162CM:100CM
那幾乎完全合乎了0.618 黃金分割值
如果她生於公元前的希臘
很有可能被拿了來祭神

別人說左腦是管思考及邏輯
右腦是管行為和直覺
這下了我很清楚感受到左右腦的功能
因為我在計算她腿的比例的同時
亦很想即時把她從後就地正法

啪啪啪啪啪啪啪!
那不是我抽插她的聲音
而是房外傳來一陣拍門聲及職員的嘈吵聲
我呆了一呆
楊采妮立即轉身道了一句
“可能是公安,我看一看”

這句話
嚇到我腳軟過屌了六次西

三章二節

公安!?
不是吧!?

雖然James相信沒有公安會捉拿嫖客
但其實我上來大陸之前早就做了Research
你知道嗎
大陸叫雞給公安抓了
那是極度嚴重的事!

最輕微的刑罰是罰錢了事
即場放生
嚴格來說那是私刑及屈錢
大陸不流行什麼Bonus及雙糧
所以這是公安賺外快過肥年的好機會
價錢會比海鮮更海鮮價
通常看你是不是身光頸靚
如果有公安認出我穿的是Ted Baker長褸及Paul Smith皮鞋
那就冚家產

另一情況最常聽得多
亦是官方規定
就是即時行政拘留十五天
期間犯人很有可能完全被隔絕與外界的一切溝通
就像人間蒸發一樣
當然還會另外再罰錢

早幾年大伯有個朋友
穿黃色恤衫上大陸工幹
加上一些誤會
被公安以為是法輪功會員
才被關住了十四天
不過
黃恤衫那麼難看他也穿
其實倒是抵死的

還有一個最嚴重的刑罰
但機會不高
通常一年只有一次
用來做show給省委看
就是跟其他妓女嫖客一起遊街示眾
相傳整條平常行車的大街會被封閉
用來給犯人遊街之用
公安會以DV錄影
街道旁兩邊亦會充斥著圍觀食花生的市民
外國遊客可能會以為是新禧花車巡遊
一起鼓掌

看著楊采妮慢慢走近房門
我的心也差不多跳了出來

我是不是應該趁公安攻入來之前
趁機打電話給老母說句對不起
娘!是我不孝
走去叫雞被公安捉了
請你未來十五天不用煮我飯
勿念

香港地
工作比家庭更重要
我一定要打給上司請假
我上司是個男的
他會體諒我叫雞的需要
但我知道他會說
“你坐監還坐監呀!記住要覆email同聽客電話!”

我想哭
為何我總是那麼倒霉
任何事的第一次總是出師不利
一個經濟周期有十年
偏偏第一次買股票要在08年金融海潚
英超有二十隊
偏偏第一次重注亞洲盤唔信邪走去買利物浦
一年三百幾日
東莞真正掃黃不超過十天
偏偏第一次叫雞又遇到公安嚴打

還有
如果這時候被公安抓了
這是最慘淡的收場
我連楊采妮的名字籍貫也不知道
跟本沒有藉口說她是我的女朋友
說開開房過過夜很正常之類
而且最最最大的重點是
我褲未除西未屌

說時遲那時快
楊采妮已經把門打開

外面無人

她走出走廊
好像跟職員說了幾句話
然後走回來房間

她微笑地跟我說道
原來是有客人剛才在KTV喝了酒
跟著在這裡大吵大鬧

“我剛才說說笑而已, 這裡從來沒有公安來過,
你樣子很可笑呢, 整張臉也是冷汗”

聽後
我在心裏用國語說了一句
“我操你媽的B”

這跟本不好笑!
Not fuxking funny at all!!
跟第一次叫雞的客人開這玩笑!?
這是莞式幽默嗎??

她好像知道我在生氣
她扁了一扁嘴
然後牽著我充滿冷汗的左手

三章三節

她的手很軟
不像是幹著粗活的人
或許這粗活不是自己幹的
而是被人幹的

「哈哈,你剛才被嚇到了? 」

我也知道我剛才的臉色太看了
說謊也無補於事
只好回答道
「真的很擔心, 我不知道這裡是很安全的」

我心目中「很擔心」其實是一個很差的形容詞句
廣東話「嚇到尻縮」才能真正描述到我剛才的情況
國語不好
而我亦不想直譯成「我的陽具被嚇得縮痿了」
因為把俚語翻譯
最容易會造成lost in translation的情況
她可能會以為我的陽具真的壞尻了

她拉著我的手
把我帶到床邊道

「你先躺在床上吧」

我相信全世界的正常男人
都不能對這句話有任何抵抗能力
如果大陸要攻打台灣
最理想就是派一隊量產型的楊采妮
周圍在台灣男人耳邊說「你先躺在床上吧」
馬英九會率先帶領投降
另一邊廂
金正日會很後悔自己一早就跟中國靠攏

我聽話地
慢慢躺在大床的中央
知道重要的時刻要來臨
我的而且確很緊張
動作生硬
手腳放得很直

她把手袋上放上床頭櫃
然後很配合地隨即爬上床
躺在我的旁邊
她把她的臉靠過來
我相信我們距離不足十五公分
她定神的看著我
我的眼神卻很回避
不敢直望她

這是我的小毛病
也可算是我的習慣
在對話或交流當中
我不能一直對望著我認為比較好看的異性
因為我不想讓對方以為自己很漂亮
這是我從小學三年級養成的習慣
多年來我成功挫了無數港女的銳氣
也令我因此從九歲開始一直沒有得到漂亮女生的主動青睞
間中會有人以為我是基的
還經常性讓我獲得一些豬西的幾句美言
認為我很清高
不以貌取人
繼而愛上我
可惜她們誤會了

她把她的手放向上我的胸前
雖然未有什麼愛撫的動作
但已經夠教我有點臉紅
她依然是看著我
這令我的眼神更加閃縮
更加錯亂
她沉默不語
我只好打破這個尷尬僵局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小思」
「是那個思?
是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 自難忘
那個思嗎?」

不知道是否我的國語太差
還是吟詩太浮誇
她失笑了
然後答到
「就是思考那個思」

我們又再度沉默起來
十多秒過後
這次由她說話打破悶局
她說的話有點令我意想不到

她道「我覺得你有點特別」

三章四節

「我覺得你有點特別」

這句說話意想不到在於我上來東莞前
閱讀了一篇關於叫雞初心者的教學文章
名為「祖國囡囡常用對白大全」
裏面有齊小姐讚美客人的形容詞及潛台詞
以下摘錄於該文

「你有福氣(肥胖)/你有成熟味(禿頭)/你很斯文(戴眼鏡)/你是成功男人(生意人)/你很有氣慨(黑社會)/你很靚仔(三十五歲以下均可)/你心腸很好(真悲哀,你一無是處)」

我事前以為我是個靚仔
最希望是囡囡讚美我很有氣慨
想不到換來是一句「你有點特別」
由於初心者文章沒有提及
所以我不明所意

我問她
「是什麼特別?是特別醜嗎? 」
「哈哈,不是醜,總之就是特別」

說畢
她便整個人爬到我身上
無論實際上或心理上我都感受到她的壓迫感
除了每朝坐地鐵之外
很久沒有嘗過這種身體觸碰
雖說是她的壓迫感
但這沒有貶義
從她行為的象徵意義來看
壓著雄性
她是挑戰著中國的父權體制
激發起女性自我覺醒
但身為男性的我矛盾地享受著
我很喜歡這種被女性壓著的感覺
可以用自己的胸部感受到對方的乳房的曲線
還有可以令對方可以感受到自己開始熱血沸騰的下體

我們的臉今次靠得更近
我的眼神又不由自主地回避她
我往下一看
看到她因壓著我而變了形的胸部脂肪
不是所有脂肪都是多餘的
更何況像藝術品一樣的脂肪

我很想摸
但姿勢上我無辦法做到
於是我把雙手提起
輕撫著她的腰
我感覺不到什麼肉感
但卻從側面體驗她腰的幼細及孤度
她沒有作出特別回應
我便把手繼續把往前輕掃
我觸摸到了她的臀部
她的裙很薄
所以我感受到她內褲因剪裁而突起的邊緣
我再往下掃
而我終於被她屁股所發出的微熱所刺激了
忍不住雙手一起掐住她隆起很圓很有彈性的雙臀
然後用手往下一壓
讓自己的下體
也能一起貼身地感受到雙手正在享受中的身體

就是這記動作
她開始把嘴半開半合
發出越來越清晰的呼吸聲
她的美貌加上這個迷人的表情
我按耐不住很想親她
我未及行動
她已道出比「你先躺在床上吧」更無懈可擊的一句

「我先幫你吹吧」

三章五節

「我先幫你吹吧」

很多女人都不願意做的事
我們才交談了幾句話
小思卻主動提出了
詹培忠說過十個女人十個係雞
如果真有其事
那倒也不錯

她爬了起來
坐著我的身體上
開始慢慢地將我恤衫的鈕扣一顆一顆的解
我很配合地坐了起來
好讓她能夠把我的恤衫除下
也能令自己跟她面對面緊貼的坐著

「我幫你脫下褲子,你還是先躺著吧」

基本上我從到尾
也是任由她擺佈
我無任何異議
又再躺再床上

我的褲頭有點窄
鈕扣亦比較緊
她發覺坐著我大腿上很難將之解開
於是索性整個人又伏在我身上
以她的臉龐貼著我的腹部
近距離靈活地將鈕扣解開
我的西褲才剛被鬆掉了
想不到她已連忙把她的手指
伸入我的褲頭甚至是孖煙囪內褲入面
然後使勁一併將之除下
動作之急
令我忍不住看看牆上的掛鐘
原來120分鐘的全套服務
其實才過了5-10分鐘
我也不知道她急什麼

她幫我把褲除下的動作
使我其實早於三章三節已經勃起的異物
從局促的內褲裏頭釋放出來

她盯著那豎立的硬物
說了一句

「好長啊」

這段情節
我不是因為恃著有至少二千名讀者而刻意安排自吹自擂
作為一個正常亞洲人
身形又不怎麼生得高大
絕對不敢自誇自己的長度

本人是一名謙謙君子
所以難以開口問她「勁呢?很想要吧!? 」
而是驚訝地反問道

「什麼好長啊」

她答

「就是好長啊」

我不知道這是東莞地道的客套話還是什麼
我心想
「長」是一個相對性的形容詞
你不能老是說一件物件長
它就是長
長不長定斷於你找什麼來作比較
彼如說
她是指我比其他客人長
還是比牙籤長?

但她沒有給我時間追問
她伸手摸著我那東西
搓揉了幾下
然後伸手從她的手袋裏
拿了消毒紙巾
抺了幾下
然後整個人又再躺下
張開口
毫不猶豫地把我那東西放入口中

這種感覺太奇妙
人身處嚴寒枯乾的廣東
身體的小部份卻被包含在濕暖的熱帶森林內
我沒有用套
因此這就是傳說中的「環保吹」
它之所以環保
除了沒有消耗膠袋外
今晚我更明白到
被「環保吹」的人
原來可以沒有障礙
沒有隔膜地親近大自然
如果感受過大自然的美好
又怎能忍心地一次又一次地浪費會破壞環境的膠袋呢?
那個什麼事情也有他們份兒的環保塔利班「環保觸覺」
何不聯合「紫籐」來一起大力推行「環保吹」運動
加強市民的環保意識及觸覺呢?

小思原來很實而不華
她含著那話兒
不斷上下擺動頭部
埋頭苦幹
雖然動作好像有些單調
但做得好其實很不容易
有些女性總與你有仇地
在你最陶醉的時候
把牙齒貼著你最脆弱的頂部磨過去
可是小思沒有犯這種錯誤
她不是只有外表的偶像派
還是內外兼備的實力派

請不要胡亂咒罵別人
「你含撚啦!」
含撚是一門學問
有分好壞
也有分資格

從我的角度望向她
她的頭髮垂下來了
遮擋了她的臉
我覺得如果看不清她的面容
這間直是暴殄天物
就跟我在英國時
見過幾位大陸同學
一邊唱著K 猜著梅
一邊大口大口地喝著82年Lafite那個情形一樣
其實我連利賓納也捨不得整支拿著喝

於是我提出了一個簡單要求
就是請小思下床跪在地上繼續吹

三章六節

相傳口交在古羅馬時期
被視作一種象徵著權力的行為
地位高的人
可以隨意指示奴隸(甚至可以是男的奴隸)
跪在地上幫自己口交
當然我不是要在小思面前示威
我只是單純地
覺得那個姿勢會較容易看到她的樣子而已
更何況我認為以口交來宣示權力是很愚蠢的行為
把自己最重要的部位放於奴隸口中
他一旦咬牙切齒地反抗起來怎麼辦?
這簡直是送陽具入虎口

「沒問題」

她很隨和
笑了笑
就爬下床
而我亦隨即坐起來
移到床邊
蹲在地下的她稍為移一移動
把她的臉對正著我那話兒
就算多近
她也沒有正常女子會感到的那種尷尬
但卻多了一份執著

小思很快地又再重施故技
她左手按著我的大腿
右手拿著那東西的底部輕輕的搓著
然後又一口向著頂端含去
雖然是在她口腔內
但仍然感受到被她舌頭舔著的質感
她每 一下前後擺動頭部
我的快感亦續漸的增加

她的動作依舊
我的觀點與角度卻煥然一新
我在床邊坐著往下望
的確清晰多了
我幫她把因郁動而亂了的頭髮繞到耳邊
亦用手撫摸著她白皙的臉
這感覺太虛幻
她實在太漂亮
我眼前看到的跟本就是一個
剛出道清純無暇的楊采妮為我幹著污穢的事情
對我來說
這畫面實在太完美
美得就像夢境一樣
「不知周之夢爲蝴蝶與?蝴蝶之夢爲周與?」
莊周夢蝶的故事告訴我們難以區分真實與虛幻
因為他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是莊周
不是正在飛舞的蝴蝶

我很擔心
擔心自己會不會在這重要關頭驚醒
發覺下個站是金鐘
我在坐地鐵
下身的快感原來是Fedex那些速遞佬拿著一袋二袋做成的碰撞所引起

多得基斯杜化路蘭
我們已不用再掌摑自己來測試自己是不是在夢境中
我萬事俱備
卻忘記帶上一個金屬小陀螺
如果有得話
我一定會把小思叫停
然後走到書枱
把小陀螺轉一下
看看它會不會停下來

不過將心比己
小思在埋頭苦幹時
看見客人走去玩陀螺
她肯定會覺得我是她遇過最變態的客人

但我知道我沒有發夢
因為發過春夢的人都會知道
春夢永遠不用搞上半天
而是無緣無故地看到女生脫衣服
你剛開始做
甚至什麼也未做
就會在朦朦朧朧間一洩而注

小思可能看到我若有所思
於是問道

「你在想什麼? 」

「沒什麼,請繼續」

三章七節

小思繼續把那東西吞吞吐吐
我也越來越興奮
開始按著她的後腦
另一隻手亦緊壓她的背部
我沒有提出來
但她很清楚我的需要
很配合地把口張得更大
前後擺動的動作變慢了
卻比之前深得多
她幾乎可以把整支吞在口中
令我初次見識到「深喉」
以前的女朋友說話膚淺
沒有深度
我本來寬宏大量地體諒他們
但現在才知道她們的口技原來也是那麼的才疏學淺
完全沒有內涵
沒有深度

前後過了十分鐘
她理解到我的定力還算不錯
開始加劇了節奏
而我亦無作出多餘的反抗強忍
最後雙手壓著她的頭及背部
再把那濕熱的森林弄得氾濫起來

想不到
小思沒有即時把那造東西吐出來
而是繼續默默耕耘
不斷抽乾剩餘的洪水
我受不了這樣的吸啜
叫停了她
她停之前還要以嘴巴前後抽動了幾下
整個人性的互動
都實在太美好
跟自行解決是天壤之別
一個人的快感可以爽幾秒
幾秒過後又回到自己的孤獨之中

小思終於吐了它出來
雖然整個口腔都是那些米白色的東西
但她卻含糊地張開口說話了

「好多啊」

我對這句評語不太有意見
因為我看不清 數不到
也不想再考究讚美客人是否公司的規矩
我只知道我現在是個「有點特別」
而且「好長」同「好多」的客人

她用紙巾小心地幫我清理好
就到廁所清潔自己的口腔
過了不久
在浴室的她呼喚我進去跟她洗澡

我甫一進去
她就在我面前若無其事地脫衣服
我很久已沒有看過女性的祼體
雖然對女性胴體的好奇
已從十年前看過第一次後慢慢消逝
但她把連身裙除下的動態
以及把胸罩及內褲脫下的片刻
依然把我的視覺震撼到
她發現了我盯著她的身體
但沒有發怒
只淡然的問道

「我身材不太好吧? 」

「態濃意遠淑且真」
肌理細膩骨肉勻
很好 很好」

她聽後嫣然一笑
我沒有說謊
她身形真的極好
屁股渾圓
翹起來有一個漂亮的弧
乳房豐滿而挺立
最意想不到的是
她的乳頭呈粉紅而且很嫩
這反映了性器官顏色的深淺跟性經驗次數沒有直接關係
所以不要再取笑那老是常出現的藝人是黑鮑
她只是天生黑黝而已
跟聖母一樣仍是處女
我望著她為水床注水
這是我頭一次看到水床
注的是熱水
摸上床的表面是多麼的溫暖
她吩咐我先躺在水床上
待她細心地調教花灑的水溫
沒多久
她就開始企在床邊
把水淋濕我的身
也開始幫我塗上那些廉價國產沐浴露

這次經驗及感受
實在超出了我的預期
因為從我已不是一個嬰兒
而有記憶萌芽那刻開始
我未曾試過躺起來
動也不用動
就有人服侍我替我洗澡
這種待遇
除了殘廢了之外
其實不容易有機會享有

我全身佈滿沐浴露
小思又攀到我的身上
我們光脫脫
面對面
身體緊貼著
沐浴露加上水混合起來
使大家都是滑溜溜的
她開始以整個身體在我上面磨擦
我亦雙手抱著她的身軀
這種彼此水乳交融的感覺
絕對不下於真正地在交合
相信很多人來桑拿
也是為了享受侍浴
因為你總不能在你家那張海馬牌床褥上
找你老婆來注水跟著磨來磨去

如果侍浴是是桑拿的賣點
那麼為什麼桑拿中心叫作桑拿中心
而不是叫浴場?
桑拿源自北歐
明明定義就是指在室內加熱
使濕熱的蒸氣令人出一身汗
對人體進行治療
但偏偏沒有人去桑拿中心出汗
而是去出火
算吧
Apple 也不是賣生果的

三章八節

我跟小思兩人
雖然玉帛相見
但我對她還是沒有什麼了解
於是好奇地問道:

「你今天是第幾次洗澡?」

她數了數道
「第五次了」

原來我已是她今天的第五位客人
這一刻
我替她有點難過
完成一次服務
已經有點艱難
更何況每天也是這樣地過
如果每日也需要洗淨自己五次
我應該說她乾淨還是污穢?
我想不通
這個世界上除了靜兒同雞之外
跟本無人會這樣頻密地洗澡

始終是第一次到這些地方
難免想知道他們的遭遇
我深信總有原因令到她們淪落風塵的
我不厭其煩地又問

「那你為什麼做這些工作? 」

「我想幫自己和家人賺多一點錢, 但我又沒有什麼特別,
所以找不到好工作, 朋友介紹我去東莞,我便過來試試看」

她答的時候
完全沒有支吾以對的感覺
她說「試試看」的語調平淡得像跑去深圳的家樂褔當收銀員一樣
我總以為她們背後有些可歌可泣的動人故事
像杜十娘那樣父親早死
被家人送去妓院還債
又或者是陳圓圓那種
兒時喪母
再被恨心的姨丈賣去青樓
可是我想多了

她吩咐我把身翻轉
然後為我擦背及按摩
按的手勢
當然沒有骨場那種力度以及正宗手法
但在滑溜的水床上
卻有另一種風格不同的體驗
按了一會兒
她走出浴室
通過透明的玻璃牆
我看到她從手袋拿出一支紫色棒狀的物體走過來
那東西的體積一點兒也不小
我估計那是震動器之類
想不到我還未回完氣
小思已急不及待要來多一次

她入來浴室
然後用手輕按我的屁股
說了聲
「放鬆一點」

什麼放鬆一點!?
這使我更加很不安
我以為那震動器拿給我用於她身上的
未及反應
她已把一個膠套
套於那棒狀物體上
然後按實我的屁股
再開啟那東西的電源
從我那唯一有足夠空隙的洞口插進去
柏林圍牆迄立了廿八年
想不到我後門的貞節牌坊壽命更短
我不清楚那支棍每分鐘的轉動頻率
但小小的東西
卻使我全身震動著
坦白說其實是有一點爽
沒有痛的感覺
但在大陸製的水床上面使用一支大陸製震動器
使我難以放心它不會漏電
所以催促小思完成這一部份的服務

她告訴我那支棍加上膠套的目的
除了令客人覺得舒服外
還要用來清洗我的肛門
她把那東西拔出放在旁邊
之後就雙手輕撫著我的雙臀
再把她的臉靠近
然後用舌頭結實地在我屁股周圍舔著
舌尖每次掠過屁眼時
我的雙腳就立即伸得直一直
就像有電流經過我身體
女人性高潮時的受到的刺激程度
我永遠也不會知道
但可能跟這感受差不多吧

我想我沒有享受「毒龍鑽」的癖好
但試過後我明白為什麼很多人都樂在其中
我不禁懷疑囚犯被檢查肛門
即是所謂的「通櫃」
是不是像傳媒描繪那樣恐佈
Amina被通櫃時
她其實會不會感到很爽快
開心得大叫一聲I don’t wanna leave!
所以我認為囚犯入獄時
應該安排他們互相手口並用幫對方檢查肛門才對
不然為什麼Amina犯法卻可以爽一爽
但我山長水遠來到還要付錢

完成這個部份
她繼續為我侍浴
我背著她
沒有什麼事好幹
於是又再問她

「那你有什麼志向?賺一點錢然後做生意嗎? 」

但她好像沒有什麼反應
只說句

「唔..還不知道」

其實我見她對這個話題好像興趣不大
打算說完最後一句就結束對談
所以我跟她打趣道

「你是想吸收更多經驗後做一些較好的工作吧?
例如到我們旁邊那間KTV做小姐..哈哈..」

這句話說完不夠半秒
她便停了手
我初時沒有留意
以為她準備做什麼之類
但過了一陣子
我覺得不太對勁
於是往後望望她
我那時才知道那個玩笑開大了

她眼框泛紅
在抺眼淚

三章九節

小思臉上的水珠
很零碎
我分不清那些是眼淚
那些是沐浴彈起的點點水花

「其實我之前就在KTV做的…」

她沒有嗚咽起來
但難掩面上的傷感
她告訴我
她在KTV工作的時候
難忍晚晚被迫喝酒的生活
客人亦經常要求過夜
她一直沒有好好休息過

後來認識了一個客人
他熱烈追求小思
經常專程到該店唱k找她
而她亦覺得該客人為人很好
應該不是鬧著玩
於是決定跟那個男人認真地交往起來
那個時候她就算要工作
但戀愛中的她
生活總覺得好過一點
但沒多久
那人又另結新歡

「我總是那麼的可有可無…」

說到這裡
她眨了一下眼
一顆眼淚從她的眼窩緩緩落下

小思已習慣出賣了自己的肉體
她把自己僅剩的靈魂也奉上給他
可恨的是那個尋歡的人
他可能只是把那段感情當作是買了唱淫K的月票

我平常已不知道怎樣安慰被我弄哭的女生
因為遇過太多女人無原無故地哭
但小思的身份
總覺得有很多值得哭的理由
我沒有辦法只呆呆地看著她淒涼的模樣
唯有安慰她道

「請不要哭
把眼淚留給喜極而泣時流吧」

其實
這句子在我腦海浮現時
我已經覺得很是老土骨痺
但我沒有時間為句子修飾
結果用國語說出來
卻有點化學作用
不是想像中那麼柒
可是她聽完
眼淚不斷直流

我不想再說多餘的話了
我嘗試用手擦乾她的淚水
然後輕輕地撫摸她的臉

她合起眼睛
然後向著我的肩膀倚過去
雙手牢牢的擁著我
這個姿勢維持了很久
她好像很喜歡這樣抱著我
跟別人擁抱也許是最好的安慰

可是
明明我是來尋歡的
而且水床上的服務
更加是一個快樂享受的環節
我卻在此遇上個悲劇人物
還要在水床上面安慰她

這個環境場合跟行為的嚴重錯配
就像出席一個莊嚴的喪禮
大家哭得淒涼時
突然幾個師傅走出來破地獄
表演完畢來賓家屬一起鼓掌一樣

時間一分一秒過
她好像也沒什麼反應
雖然有點陰謀論
但當代中國的資本主義越來越濃厚
有資本主義就有商業活動
有商業活動就有欺詐
令我不禁懷疑她會不會在拖延時間
仆街
難道她又是阿仙奴球迷
下半場未踢就用角球旗戰術?

我很後悔對她有誤解
她抱多一會兒後
說了聲

「謝謝你
我哭完了」

這句話
令我我回憶起以前的一個女朋友
她哭完後
以哭得沙啞的聲音道

「你再試下,你會知道有咩後果」

她望著我眼神極為仇恨
只是未有吹雞響朵而已
那只是因為我前一晚在MSN跟她說 “ByeBye”
忘記打那些代表好撚開心的表情符號

我連句號也不打
怎會打表情符號

相比起下
小思的一句道歉
實在溫柔大體得多

她親一親了我的臉
然後定神的看著我道

「我們再繼續吧」

說罷立刻向我脖子吻下去
她好像有點激動
越來越大力
吻著我的部位也越來越低

她吻完我的脖子
就開始舔我的胸口及肚皮
最後又用她的嘴巴向著我的那東西進攻

可能剛洗完澡
乾淨多了
她口部動作也沒有顧忌
放肆大膽
今次她把舌頭伸得長長
沒有把整支吞下
而是在四周游走
更在頂部不斷以舌頭轉圈

跟之前最不同的是
這一連串的動作
她幾乎全程也邊做邊看著我
彼此有著目光的交流
她的表情狀甚陶醉
或許她是想感謝我
自從我安慰她後
她好像變得更親暱主動

看著她的這副模樣
本來半硬不軟的那東西
不消半分鐘
又重新堅韌起來

她看到我開始有所準備
於是扭開花灑
把一大啖溫水含在口中
然後把嘴巴套在我那東西上
再用力上下擺動整個頭部
水的溫度不低
使我的那東西在她口內更加熱血沸騰起來
沒多久
她把溫水吐出
從花灑換上冰凍的冷水
含一口
又再把我那支東西吞下
這下子
我以身體最敏感的部份
來親身試驗一月深夜時東江水的溫度
那冰凍足夠令我有種麻痺感刺激全身
她隨後又換上熱水來作吸吮
冷熱交替的溫差實在讓我興奮莫名
我小學看風月版時已經常常看到「冰火」這個名詞
但究竟「冰火」這偉大發明究竟是誰創出的?
我不肯定
但我猜想應該是中國人想出的
陰陽的概念是中國傳統文化
那關乎一切對立的大自然法則及觀念
本身造愛這東西已經充斥著陰陽之道
如男女, 上下, 凹凸, 陰部及陽具等等
連口交時也用上「冰火」
我認為只有運用天人合一哲學思想的中國人才會發明到這偉大的玩意

「我們回床上,好嗎?」

她問時
放於她嘴邊那硬直東西已是鐵一般的答案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not the question

三章十節

她用毛巾幫我抺乾身體
然後摟著我的腰
從浴室把我拉回床邊

我走到床頭櫃旁
從銀包內取出
親自帶過來的「杜蕾斯至尊超薄貼身裝」
其實我覺得「貼身」兩字很多餘
Condom難道可以很鬆身
很日系優閒風嗎?

小思立即從我手裏搶過了那片未開的Condom
將小包裝撕開
在床邊跪下為我戴上
雖然我經驗不多
但她連串的身體語言
告訴我她比我還渴望得到快樂

我抱她到床上
她很主動地把自己的頭躺於那個白色軟軟的枕頭上
她的手繼續摟抱著我
引導我去爬上她身體上
然後用雙腿把我的腰夾著
她似乎是個傳統女性
需要以一個傳教士式
即是最典型的男上體位來作開場

她抬起她的頭
在我耳邊以嬌柔的道

「你可以讓我很舒服嗎」

「可以」

她把我的手
拉往她的胸部
然後指引著我的手指
去撫弄她雪白的乳房
那大小貼近我的手形
整個手掌也能感受到很滑很有彈力的質感
而且以那個距離看著
可依稀見到一些青筋
她被我摸著
氣喘聲也越來越清晰
她深呼吸了一口
又在我耳邊問道

「真的嗎? 我會很舒服嗎?」

「我知道你會讓我使你很舒服
我要令你相信一個相信你的我」

她實在太迷人
使我答的語氣
跟我那東西一樣堅定
這是我人生的重要里程碑
我把手伸往她背部
然後抱緊她
腰部使勁
帶領我那東西前住牠第四個領土

進入時的瞬間
恍惚震撼得像全世界也凝住了
凝住了她被插入時那痛快的表情
凝住了她因身體擺動而搖晃著的乳房
凝住了她興奮而發出的呻聲
也令我好像看到有道光芒從我們交合的位置傾射而出
屌第四個西的感覺
遠遠超過我所能預計的範圍
她使我感受到第三跟第四
是超然的不同
絕不是純粹數字定量上的差距
而是整個意念上的革新
像從三維空間的理論突破到四維空間一樣
從原來由點,線,面,體所建基的空間
再顛覆地加入時間性的概念出來
狹義相對論指
人若果可以穿越四維空間延伸出來的時間軸
就可以扭曲三維世界的時空
我現在穿插第四個西
這也扭曲了我對本身世界的價值觀
我們一直處身的這個世界
原來只要付一點錢
跟對方沒有大多的交流
她也會主動渴望全心全意地將自己身體奉獻給我

我開始慢慢進出
她緊緊的抱著我
額頭深深的埋在我臉龐
我感到她腰部的自主擺動
好像呼喚我要進取一點
我應她要求
把她大腿分得更開
好讓我能盡根而入

她似乎真的很滿足
呻吟聲續漸增大而且更加順暢
我也感到她的私處
越來越濕滑
我從網上早已得知出來尋歡
妓女經常用潤滑劑
因此「天然水」難求
我一定要好好珍惜這沒有尼泊金甲酯
沒有氫氧化鈉等化學成份的全天然水源
那些水份使我的動作更自然及急促
我一直沒有停下來
直至她說

「讓我在上面試試吧」

這是我頭一次聽見女生主動要求更換體位
我覺得罕有程度跟不會遲到的女生一樣

我那東西暫時跟她分別
終於有機會歇息一會
我們倒轉姿勢
她把我摟在床上
然後趴上我的身軀

她把她的嘴靠近的我臉
然後輕聲道

「你知道我家在那裡嗎? 」

我先前忘記問她籍貫
所以當然不知道
她答我她老家在雲南的麗江附近
我說

「難怪你靜如詩美與畫」

「哈哈,但這不是重點」

「那什麼是重點? 」

「重點是因為住在那裏
我從小已經很會騎馬」

三章十一節

床上的我反應有點慢
未理解到她說「騎馬」所指是什麼
她已按著我的腰
在我的身上挺直地坐起來
然後輕微提起她的下半身
再用手扶持著我那東西
引導它進入該入的地方
看到這記流暢的上馬動作
我才如夢初醒
原來我現在就是一匹馬

小思彎下上身
蹺起了屁股
準備出閘
可能這是1000米賽事
一開閘她的起步已很急勁
雙臀忽上忽下
或左或右地晃動著
她雪白的乳房亦緊隨節奏向著我的臉前後跳動
我從未見過如此誘人的騎姿

小思的騎術真的很精湛
動作幅度大
但坐姿定而不亂
而且身輕如燕
她坐在我身上
我感覺不到她的體重負擔
只有我那東西感到被她套弄的快感
這只有經驗老練的騎師才能做到
她究竟贏過幾多場頭馬?
她騎我這一種假馬的次數
又會否比韋達騎真馬多呢?

小思本身已顯露出很興奮的樣子
我提起頭舔著她搖晃的胸部
她激動起來
高聲呻吟了幾聲
然後道

「我可以更快一點嗎?」

她是天生的騎師
不斷追求速度的快感
其實那個時候
她已高速地騎著我跑了1800米的路程
我很告訴她我是「精英大師」
是馬王
不過是短途馬王

她身體擺動也越來越激烈
幅度也越來越大
我開始受不了
但她又說

「很舒服啊, 可以久一點嗎?」

要求多多的女人我見得多
但床上不斷苛索的女人
我倒是第一次見
既要快還要耐
完全是又要馬兒好
又要馬兒不吃草

我已快受不住
我怕她會墮馬
於是道

「可以啊
但要換換姿勢 」

她可能知我撐不來
反應很快
即時瀟灑迅速地下馬
動作很優美
沒有人比她更適合演花木蘭

我終於可以暫時歇息
回氣實在很重要
可是她又再次道

「很喜歡被你壓著
我還想舒服長一點的時間啊」

她的渴求
令我受寵若驚
我未曾見過一個打工仔那麼渴望工作
主動要求OT

她的放蕩
使房間的氣氛熾烈了
我不得不激動起來
猛力地壓倒她在床上
然後拿起那東西
再次長駒直進
雖然又是男上女下
但她這次主動地把雙腿提得很高
放在我的臂膀上
似乎很想被我盡根而入

終於再次由我採取主動
我毫無保留地激烈抽插
她捉緊我手
放聲享受
我聽到那些啪啪啪啪聲
我們急促的呼吸聲
大得在房間產生回音的呻吟聲
也有床腳猛烈搖曳的吱吱聲
還有因為我們磨擦
在她水源發出的水泉聲
原來她已經濕透
像長實新樓的牆身
一樣會滲水
滲得屁股大腿也被她自己流出的水份弄濕了
雲南瀘沽湖的湖水以恬靜如鏡得以聞名
想不到幾小時車程之隔的麗江
那裏的姑娘的泉水卻可以洶湧澎湃

是我的節奏帶起那水聲
還是水聲引領著我的節奏呢?
我不知道
我只清楚聲效所組成交響樂
使我亢奮之極
很想完完全全地釋放
怎料她又在我耳邊說

「很久未有過高潮了
我差不多了」

去到這個關頭
她還只是「差不多」
遲到果然是女人的天性
但她的表現
實在沒辦法使我捨棄她來自私地獨個兒享受高潮

三章十二節

平常的我
經過猛烈而高質的過程
必早就已經完事
今次我還持續作戰
為的是想和她一同快活

她把我捉得很緊
我沒辦法拔出來休息
那東西準備一觸即發
但她似乎還需要些少時間
我不想令她失望
沒辦法下
在存亡之秋唯有用高難度的一招
就是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來加強耐力

做愛是一種很奇怪的運動
你越不集中
才能幹得更耐久
不過對著豬西應該是另一會事

我開始嘗試把視線移開
避免看到這位絕色美人
然後隨便找樣東西望著
我凝視著床頭燈
她床邊的袋
我掛起的大衣等那些死物
它們令我可以拖延多一段時間
可是望著那些沉悶的死物的同時
身體一邊保持著劇烈的動作
一不小心很易又會被小思的呻吟聲令我分神
我的意識若果再集中一秒於她身上
已經可以出事
所以單靠那些東西總不能撐得太久

那個時候
她可能知自己興奮過度
想把音量收細
她捉著我數根手指
放入口猛力的啜
來減低自己呻吟聲
其實這個畫面理應很令人充滿瑕想
可是我的動作太過劇烈
她很快就已經不是啜或舔
而是她激動得咬著我的手指
她好像準備從我的手指頭開始慢慢吞噬我
那一刻我立時想到
做愛時的螳螂
雌性的螳螂會在交配期間食了雄性的螳螂
不是出去溝女「食」仔「食」女那種「食」
而是真真正正被活生生吃掉了
其實不只昆蟲
人類做愛時也會做出很多瘋狂的事
例如外國很多人都喜歡勒住對方的頸來使其接近窒息
來增加快感
一片亦講述主角們會邊駕車邊做愛
然後利用撞車時車毀人亡的片刻來達致高潮

想到這裡
我性慾已大大減弱
我也害怕得把我的手移開她的嘴巴
雖然沒有軟下來
但那話兒的感覺已沒有那麼敏感
趁著這個狀況
我使勁捉著她的腰
然後不斷伸入她那深得不能再深的位置
深的程度
我不知怎形容
如果智利那些礦工被困於這麼深的礦洞
我肯定農歷新年他們也未必出得來

她似乎極享受我那深層而且無情的抽插
高潮將近
快感令她有點失去常性
我從未聽過如此響亮的叫床聲
不知她是否興奮過度
沒有手指吸啜的她
即時又呼天搶地地叫出來
那種音量加上異常的呼吸節奏
我想這已是她的顛峰狀態
果然
我感受到她裏面強而有力的肌肉收縮
這不是單純地令我覺得爽快
更是一種看不到而且很奇秒的身體語言
像呼喚我那東西帶領我一起進入高潮
經過差不多一小時漫長的過程
我想這是時候作一個完美的結局
我把焦點再次集中於小思身上
看著她因極度興奮而充血通紅的面顏,胸部,手腳
原來不用半秒
那景像已刺激到我的視覺神經
我已不能控制及不欲控制自我
我把我能釋放給她的
都從那東西中全部解脫出來
她也感受到我那東西的跳動

「太好了
我們一起來
原來是那麼的舒服」

我沒有作聲
抱著她
合起眼
來享受那東西在她體內每一下的抽搐
我用那幾秒
回想著整個性愛過程
都覺得實在完美得像藝術品一樣
是怎麼樣的藝術品呢?
我想
最相似的就是巴塞隆拿的聖家大教堂
聖家大教堂是西班牙最偉大的藝術家建築家高弟所設計
高弟的建築靈感大都來自大自然
花草樹木動物等圖像都運用於這座宏偉的天主教教堂的設計上
這種大自然氣息
跟我經歷過的環保吹,冰火,天然水等都不謀而合
而且看過聖家大教堂的外觀
也無不驚嘆其充滿動感的螺旋曲線及那些奇特錐形頂部
高弟大量使用黃金分割及他稱為「上帝的曲線」的概念來設計這座宗教建築的外牆
來將藝術美感發揮到極致
小思的美腿同樣擁有黃金分割比率
那均勻的胸
繡巧的腰
豐滿的雙臀更組成了「上帝的曲線」

還有還有
這座聖家大教堂
早於1882年已經開始興建
但因種種原因
足足建造了一百二十九年至今還未完成
相反全球最高建築物
杜拜的哈利法塔高出四倍以上
卻用了不足六年時間就施工完成
所以我認為
聖家大教堂跟我和小思漫長的纏綿有相同意義
兩者明明可以以更快的速度完事
但長久而深刻的過程
反而加強了劃時代性及歷史意義
令其藝術價值更顯珍貴
在人類歷史及自己生命寫下更長更重要的篇幅

我太累了
終於躺下來
滿足地看著她
她用毛巾幫我清理完後
穿回衣服
然後在床上摟著我說

「你的人很好,
我剛才很開心
也很舒服」

或者她已鬱結了很久
我之前的安慰
令她覺得我是一個好人
也令她開心多了
或許若不是我開解了她
她不會覺得舒服痛快
她的道謝
顯得她十分可人
我亦感到幸褔

「我差不多離開了」


她提醒我才知道
原來兩小時的服務差不多要完結
我看著她
感到有點難過
因為她才剛跟我一起快樂過
現在準備就要離開
那一刻我不知有什麼話好說
於是道

「那麼我們下次再見吧」

「可以啊,但你很快就會忘掉我的」

她說時摸著我的臉
神情亦帶點哀傷
我是意會到的
但亦感到奇怪
她為什麼這樣怕被人遺忘?
她不是應該已習慣服務員跟客人的短暫關係嗎?
是因為她剛被拋棄?
還是她真的不想被我遺忘?
我趕不及回答
她已道

「我留下我的QQ號碼給你吧」

我其實沒有QQ 帳戶
我跟她說我安裝及申請完後
她會是我第一個QQ朋友
但也因為我未有給她我的QQ號碼
小思好像有點失望
她留下了QQ號碼及E-mail地址
談多了幾句後
她說

「再見,我覺得真的很特別啊
我會記得你」

小思吻別了我的臉頰
我也跟她道再見
然後我起床跟她走到門口
凝視著她轉身離開房間

她真的很美
但我沒有想過拍照
這個年頭
很多人也以為自己是日本的情色藝術大師荒木經惟
幫襯了誰就拍下誰
她的容貌還是留在我心中就夠
但這或許是我第一次及最後一次跟她見面

累透了的我
沒有多想
就關燈抱頭大睡

三章十三節

我被一些清脆的敲擊樂吵醒
那是我電話的響鬧聲
看看時鐘
已是早上十一時
我打給James
看看他起床了沒有

原來
他患了腸胃炎
一清早已先行回家
我不覺得自己身體有任何不適
昨晚我們吃的東西是一樣
除了那些女外

我不管他了
掛了線
然後在浴室梳洗
準備離開
把水龍頭關掉的一刻
什麼聲音也消失了
靜得耳鳴
我呆呆地望著四周
才意識到房間很大
但一個人時
卻如此地空洞
我看著旁邊的水床
憶起昨晚的事情
我自然反應地摸一摸它
注滿的暖水已涼了很久
原來水床平常是那麼的冰凍
那一刻
我莫名其妙地想哭

我說過
男人自行解決
爽一會兒後又會重拾孤獨
但孤獨也不是太差
起碼還有自己
我這時才發現
尋歡過後
像捲入黑洞
空間的一切也被抽走
連自己也不存在

我六神無主地更換衣服
離開華盛頓桑拿中心

25歲的我端坐在和諧號車廂內
窗外天色灰蒙陰沉
周圍也是那些典型醜陋的平房
大陸就是這麼的模樣
我想

我從耳機聽著隨機播放的音樂
忽然
它播放了那首歌
那旋律一如往日地使我難以自已

比往日還要強烈地搖撼著我的身心
那是《挪威的森林》
不是Beatles那首
而是伍佰那首

開首的結他獨奏
很迷茫漂泊
伍佰滄桑悲哀的聲線
也像是為無語問滄天的我而唱

我聽得頭昏腦脹
彎下腰
雙手捂臉
一位列車服務員走過來
用國語問我是不是不大舒服
我答說不要緊
只是有點暈

暈眩也許是心理上做成
離開了那裏後
我感到漂泊無助
原來幸福的感覺
快感的滿足
某程度上可以用金錢換來
一買一賣公平交易
比起某些爾虞我詐的愛情遊戲
其實可能更好

沒有那些什麼海枯石爛
天長地久
致死不渝的謊言
結識不夠兩小時的女人
也能痛快投入地跟我轟然地做起來
而且過程的質素更可稱為完美

活了二十幾年人
才察覺某些愛情
像過往發生於我身上那些
比召妓更加不值得沉淪

那位服務員又走了過來
問我是否需要幫助

「可以了
謝謝
只是有點傷感」


我也的確落泊傷感
也許是昨晚的經歷令我太難忘
忘掉一個只相識兩小時的人
很容易
忘掉曾跟自己發生親密關係的對方
卻很難


真的很可愛
比我結識過
交往過往的女生都可愛
無論內外方面
經常聽見別人說叫雞要找個有女朋友feel的
如果每個妓女也像小思一樣
我情願找個女朋友是很有雞味的

她是那麼的可人
但就算可以
我也不想跟她交往
我始終不了解她
也不了解自己
我很有可能只會成為另一個拋棄她的人

可是
就因為她那麼模糊
她才在我腦海中這樣完美
她絕對是顆突然擦亮天空的流星
還未欣賞完她的璀璨
已一閃即逝

可惜流星並不知道自己是顆流星
她也完全感受不到我覺得她是何等特別

「我總是那麼的可有可無」

我想起了她這番話
她對自己最大的誤解就是覺得自己像件貨品一樣
總有其他東西可以取替
也很容易被人淡忘
可是我未有當面告訴她那絕不是事實
這一刻我很懊悔
昨晚匆匆離別
我沒有對她有什麼表示

趁著記憶還清晰
未化作爛泥的時候
我很想寫下她
作為給自己的一個紀念
也作為一個補償
來藉此告訴小思
她不是可有可無
她絕對可以在別人心目佔一個重要地位
至少她對我已帶來極大的衝擊

《挪威的森林》的末段
又是結他獨奏
那樂聲終於播放完畢
也終於震撼完我的心靈
我冷靜下來後
想了一想
下定決心
回港寫一篇中篇小說
就是你們看到現在看到的《東莞的森林》

三個星期以來
她給予了我接近三萬字的思緒衝擊
我也證明她沒有說錯
我或者真的是一個特別的人
至少不會有人尋歡過後會寫二萬幾三萬字

大年三十晚
我終於把全篇《東莞的森林》完完整整地完成
也透過電子郵件
獻給這小說中的女主角

Using Quick (速成) with ibus

It surely is a nightmare for ubuntu users who type in Quick (速成) – from begin 10.04 scim is no longer the default but ibus. I am not saying ibus is bad, it really isn’t. OMHO it’s more stable and crashes less. The problem is that I type in Quick – and the table engine of ibus is, well, too primitive. The UI doesn’t expose any settings. And since I learned typing quick when I was still a Windows kid I can barely type any Chinese with ibus’s Quick because page size is different, spacebar always pick the first character instead of switching to the next page, and candidate orders are different from the classic one. Fortunately a trivial patch will fix it and I hope this can save someone’s life:


--- /usr/share/ibus-table/engine/table.py 2010-06-22 16:09:33.000000000 +0800
+++ table.py 2010-10-12 11:45:06.000000000 +0800
@@ -123,7 +123,7 @@ class editor(object):
else:
if self.db._is_chinese:
# if IME declare as Chinese IME
- return 0
+ return 4
else:
return -1
except:
@@ -831,7 +831,7 @@ class tabengine (ibus.EngineBase):
# _new_phrase_color = 0xffffff

# lookup table page size
- _page_size = 6
+ _page_size = 9

def __init__ (self, bus, obj_path, db ):
super(tabengine,self).__init__ (bus,obj_path)
@@ -870,7 +870,7 @@ class tabengine (ibus.EngineBase):
del self._chars

# check whether we can use '=' and '-' for page_down/up
- self._page_down_keys = [keysyms.Page_Down, keysyms.KP_Page_Down]
+ self._page_down_keys = [keysyms.space, keysyms.Page_Down, keysyms.KP_Page_Down]
self._page_up_keys = [keysyms.Page_Up, keysyms.KP_Page_Up]
if '=' not in self._valid_input_chars \
and '-' not in self._valid_input_chars:
@@ -1436,7 +1436,7 @@ class tabengine (ibus.EngineBase):
self._update_ui ()
return res

- elif key.code == keysyms.space:
+ elif len (self._editor._chars[0]) < self._editor._max_key_len and key.code == keysyms.space:
o_py = self._editor._py_mode
sp_res = self._editor.space ()
#return (KeyProcessResult,whethercommit,commitstring)

or get it from pastebin

iPad is shiny and makes you look hip?

You can call me apple fanboy.

iPad is indeed shiny and can make you look hip. But it’s not that bad. Lot of people say iPad is a “bigger iPhone”, well, yes and no. Let’s face it, netbook is a smaller laptop, Pentium is a faster 486, 23″ LCD is a bigger 17″ LCD. Would you say they are the same? Come on, they are so different. I like reading slashdot or facebook sitting on my sofa with an iPad. For this iPhone is way too small and slow, netbook is way too overkill, and iPad is just fine. The same logic applies when you are on the street – will you use iPad to read google map? Heck no. Every use case has its most convenient form factor, it’s just that simple.

I like this:

It’s not that you can’t do things the iPad does if you don;t own one, it just offers a different way to do them that some may find convenient. I personally don’t need a miniaturised computer with a full keyboard, array of ports, CD drive etc for the times I want to quickly check my email or watch a TV show on iPlayer in my living room. A netbook can do both of those things perfectly well, but in both cases it’s a little bit overkill – if I want to type a serious email or a long document I go to my main computer. If I’m watching TV, all I need is a screen.

I have an XBMC box connected to the TV which I control with my iPhone, and I know the equivalent iPad app would look lovely with all those graphics and banners on the large screen, with more room for the touch controls and information – it would be practically like being in Star Trek with a Padd or Tricorder. Essential? Not at all. Controllable with my standard Apple IR remote that came with the iMac? Of course. Better than using that remote? Definitely.

When you boil down any modern convenience you are left with “what can you do that you couldn’t do before” and the only real answer is “a new choice in how to do something”. You could cook food before the microwave, you could check your email before the netbook, you could make a cup of tea before the electric kettle, you could make a phone call before the cellphone.

So, yes it doesn’t do as much as a netbook, but what if it doesn’t need to? More choice is good and it adds a new option for those looking for extensions to their main computer.

Google’s Go Compiler Debian Package

I just filed a ITP and RFS for Google’s Go compiler. Before the package can go to the debian/ubuntu package repositories, you can directly download the deb file go_2010.03.15-1_i386.deb.

Developing Web Application in Google’s Go Language

A few weeks ago I started working on a MVC framework for Google’s Go language – I call it fastweb. The development was fun and it is going pretty well that I can now create some useful webapps with the current set of features:

  • it has its own fastcgi implementation – you basically configure apache/lighttpd to point to an external fastcgi server
  • basic request routing/dispatching
  • it uses a modified version of Go’s template package as the template engine, which is kind of a clone of json-template.
  • the “element” and “controller’s element” concept – elements are re-usable parts that you can embed in your view template
  • POST form parsing (both 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 and multipart/form-data)
  • file upload (multipart/form-data)

As shown in the project page, a controller can be as simple as:

package main

import (
        "fastweb"
        "os"
)

type Products struct {
        fastweb.Controller
        name string
        brand string
        features []string
        specifications []string
        image string
}

func (p *Products) View(id string) os.Error {
        if id == "ah64" {
                p.name = "RC Apache AH64 4-Channel Electric Helicoper"
                p.brand = "Colco"
                p.features = []string{
                        "4 channel radio control duel propeller system",
                        "Full movement controll: forward, backward, left, right, up and down",
                        "Replica design",
                        "Revolutionary co-axial rotor technology",
                }
                p.specifications = []string{
                        "Dimensions: L 16 Inches X W 5.5 Inches x H 6.5 Inches",
                        "Battery Duration: 10 min",
                        "Range: 120 Feet",
                }
                p.image = "/img/ah64.jpg"
        }
        return nil
}

func main() {
        a := fastweb.NewApplication()
        a.RegisterController(&Products{})
        a.Run(":12345")
}

Pretty cool huh?

fcgigo

GO is really cool. Within 500 LOC, fcgigo is a multithreaded fastcgi server implementation. I bet with the use of epoll, it can become a good candidate for creating Comet backends.

Gnome 3?

Looking at this:

http://digitizor.com/2009/11/09/visual-tour-of-gnome-3-shell-in-ubuntu-9-10/

what can I say? KDE 4 is really an upgrade from KDE 3, it’s getting better. Gnome 3, IMO, is kind of a struggle to stop losing momentum. I really love some gnome softwares (pidgin, gnumeric, …), but I think I would never look back on the deskto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